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——人类的极地探索

人类的极地探索——《第四极》节选

呼啸的寒风如同饥饿的野兽,歇斯底里地吼叫着,卷起漫天的雪团拍打着混沌的世界。几个衣衫褴褛、面容憔悴的人行走在冰封的雪地上。他们时而驻足喘息着望望远方,时而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,迷茫的眼睛里闪着暗淡的光……

这是公元1912年早春的一天,英国上尉罗伯特·斯格特为首的五人南极探险队,经历了数月地狱般的旅程,终于成功到达了南极点。就在他们准备欢呼胜利的时刻,却震惊而悲哀地发现:挪威人阿蒙森早于四周前就在这里插上了本国的旗帜。在一场冲击南极点的较量中,斯格特小队彻底失败了。极限竞赛,就像争夺奥运会冠军,人们只会记住第一名,第二名则往往被忽略。

“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。”既愤怒又悲伤的斯格特在日记中写道:“再见了,我所有的梦想。我的上帝!这真是个可怕的地方,更糟的是,我们使尽了全力,却无法得到第一人的荣誉……现在我们要回家了,这将是场艰苦的斗争,我不知道我们能否回去。”

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。凶猛的暴风雪,零下40多度的气温,还有体力的极度透支和物资补给的艰难,都是横贯在这些探险者面前的拦路虎。不久,队员埃文斯和奥兹支撑不住,先后死去。剩下三人吃力地拖着双脚,穿过那茫茫无际、像铁一般坚硬的冰雪荒原。他们疲倦已极,已不再抱任何希望,只是靠着迷迷糊糊的直觉,蹒跚地迈着沉重的步履。

1912年3月23日,恶劣的环境阻止了他们最后的努力,食物没有了,燃料用完了。在临时搭起的帐篷中,斯格特用冻僵的手指写下了最后一篇日记:“我们这么做是冒险的。我们深知这点,运气没有在我们这边,这都是天意。我们没什么可抱怨的,只能努力到最后一刻。请把这本日记转交给我的妻子……”接着,他又划掉后面的几个字,改为:“转交给我的遗孀……”

八个月后,另外一支南极探险队发现了这座帐篷。探险英雄斯格特安静地躺在早已破裂的睡袋内,手边是一本没有写完的日记。另外两名队员路易特和威尔森也似乎正在酣睡。这支冲击南极点的五人小队,全部长眠在探秘极地的路上了,上演了一幕“伟大的悲剧”。

南极,顾名思义:就是根据地球旋转方式决定的最南端。而实际上又有南极洲、南极点、南极大陆等多种含义。南极是世界上发现最晚的大陆,95%以上的面积为厚度极高的冰雪所覆盖,素有“白色大陆”之称。其四周有太平洋、大西洋、印度洋,形成一个围绕地球的巨大水圈,呈完全封闭状态。

这是一块远离其他大陆、自然环境非常恶劣、与文明世界完全隔绝的地区。那么,人们为什么要不辞千辛万苦、甚至冒着付出生命的代价前去探寻呢?

我们人类和世间万物赖以生存的地球,是太阳系八大行星之一,按离太阳由近及远的次序排为第三颗。它有一个天然卫星——月球,二者组成一个天体系统——地月系统。地球作为一个行星,远在46亿年以前起源于原始太阳星云。地球会与外层空间的其他天体相互作用,包括太阳和月球。地球是目前宇宙中已知存在生命的唯一天体。

星移斗转,沧海桑田。经过千百万年甚而亿万年的演变,作为主宰地球的万物之灵长----人,远远不满足于本身生存的这片大陆,需要不断地向外扩展和开拓。这一是因为天生的探求未知领域的好奇心和冒险性使然,二是那人迹罕至的地方潜藏着无尽的宝藏和资源,深深吸引着人类的目光。所以,这就有了上述斯格特和阿蒙森冲击南极点的壮举,也有了许许多多探索开发北极点的传奇。

南极和北极,号称地球上最远端的第一极和第二极。一代又一代各国探险家、科学家披荆斩棘百折不挠,一一征服了它们。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,我们中国人也积极进取,后来居上,克服重重困难,相继在南极建立了长城站、泰山站,在北极建立了黄河站等科学考察站点,为人类探索极地奥秘做出了自己的贡献。

除此以外,世界上还有一个最高极----这就是包括喜马拉雅山、珠穆朗玛峰在内的青藏高原,主体位于中国境内。它与南、北极有着共同的气候寒冷、生物罕见的特点,并且还是空气稀薄,气压极低的冻土地带。因此,相对于南极和北极,人们把整个青藏高原称为世界第三极。

其中的珠穆朗玛峰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主峰,位于中国与尼泊尔两国边界上,它的北坡在中国青藏高原境内,南坡在尼泊尔境内。藏语中“珠穆”是女神的意思,“朗玛”是第三的意思。因为在珠穆朗玛峰的附近还有四座山峰,珠峰位居第三,所以称为珠穆朗玛峰。2005年,中国国家测绘局测量的岩面高为8844.43米(29017.2英尺)。峰体呈巨型金字塔状,威武雄壮昂首天外,地形极端险峻,环境异常复杂。

银灰色的山峰时隐时现地出现在雾层中,陡峭的山岩布满无尽的皑皑白雪,没有尽头的浅蓝色原始冰川上呈现着千姿百态、瑰丽无比的冰塔林。她就如同一位风姿绰约的女神,亭亭玉立,冰清玉洁,吸引了世界各国无畏之士和登山爱好者的目光,纷纷前来一试身手。然而,严寒、雪崩、缺氧,使这里成为生命的禁区,登上珠峰似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二十世纪之后,随着医疗水平、地理知识的相应增加,越来越多的探索勇士试图征服珠穆朗玛峰,但遗憾的是许多人都没能幸运登顶,却在攀登过程中不幸遇难。最先成功冲击的是新西兰登山家埃德蒙·希拉里和尼泊尔夏尔巴人丹增·诺尔盖。他们在1953年5月29日上午11时30分,战胜千难万险,从珠穆朗玛南坡携手登上顶峰,完成了人类踏上地球之巅的梦想。

自此以后,一支支登山队,一个个勇敢者,沿着胜利者的足迹,抑或是失败者的尸体纷至沓来,顶风冒雪,一次次地冲击珠穆朗玛峰。当然,大都是从尼泊尔一侧的南坡登顶。直到1960年5 月24日,中国登山队王富洲、刘连满、屈银华和贡布勇挑重任,一步一挪地向顶峰进军。为了尽量减轻负担,他们只携带了氧气筒和一面国旗。即使这样,前进的速度依然慢如蚁爬,因为自 5月17日上山以来,他们一路攀登,体力几乎耗尽了。

约莫走了两个钟头,来到了那像城墙一样,屹立在通向顶峰道路上的第二台阶。队员刘连满甘当“人梯”,让队友踏着他的双肩登上去,自己却支撑不住了。其他3人则咬紧牙关继续前进,在爬过又一块积雪的岩坡后,走在最前面的贡布突然叫了一声:“再走就是下坡了!”他们举目四望,朦胧夜色中,一座座群峰的暗影,都匍匐在脚下了。他们终于站在了珠穆朗玛峰顶端,时间是1960年5月25日 4时20分。

中国人第一个完成了人类历史上从难度更大的北路、攀上世界最高峰的创举,而这一创举实现得如此突然,在经历了几度出生入死之后,就这样默默地、悄无声息地降临了。此后,南坡北坡均引来了许多勇敢的后来者。有的成为了站在顶峰的幸运儿,有的则被雪崩、高原病所征服,永远地留在了征服第三极的道路上……

如此一来,茫茫地球上的最南极、最北极,还有最高极,这三个极限地区都留下了人类探索的足迹,虽说付出了许多沉重的代价,但一代代探险者和科学家不屈不挠的精神斗志,为寻求和解开地球之谜,拓展人类生存空间建立了卓越功勋。然而,还有一个极点未曾真正涉足,那就是数千米乃至上万米以下的海底深处,即世界上的最深极---第四极!

本期编辑:李淑青

作者简介

许晨:山东德州人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鲁迅文学奖获得者,中国散文学会理事,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,山东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,青岛市作协名誉主席,国家一级作家。1989年7月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,曾在出版有《人生大舞台》《血染的金达莱》《荣誉与责任》《琴声如诉》《第四极》等十几部长篇报告文学和散文集。曾获得第五届冰心散文奖、全国海洋文学大赛特等奖、山东省第十届、第十一届“文艺精品工程”奖、“中国梦”征文一等奖等多种奖项。近年来致力于海洋文学,曾随同我国载人潜水器“蛟龙”号前往太平洋科学考察,为写作《第四极: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》奠定了坚实基础,荣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。

编辑:浩然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